本辭條被閱讀過14674 次 ,被回應過 0
辭條名稱獵犬
辭條族別
賽德克族   辭條主題民族動植物
族語拼音huling bale   族語音檔
中文筆劃18劃    
撰  述 人 :郭明正  

臺灣原住民族開始豢養獵犬的年代已不可考或有先後之分,但以獵犬追逐獵物終能達成狩獵目的,卻是臺灣原住民族普遍使用的狩獵方式之一,尤其在獵物可換取生活日用品、槍枝彈藥或肉牛、水牛的年代裡,獵犬對原住民社會的貢獻是受到各族族人們一致的肯定。有關族人飼養獵犬的起源傳說故事,德克達雅的耆老們是這麼說的:
  從前野狗群是聚居在一個叫Beling Hulimg(野狗谷)的地方,是野生狗而非人類所飼養的,牠們不但會咬人也會吃人,牠們是以成群追逐獵捕的方式去獵得獵物,不論是山豬、山羌、山羊或水鹿等等都難逃牠們的獵取。我們的祖先們思索著:「如果我們能夠飼養獵犬,再帶著獵犬去狩獵,不知會有怎麼樣的結果?但野狗們那麼的兇猛危險,真不知該如何讓其馴養。」他們無日不苦思馴服野狗的計策。
  於是,先祖們就推派三位善跑敏捷的青年前往野狗谷,試圖探查牠們的日常作息,他們選擇隱蔽的逆風之處或遠遠地爬到樹上探查野狗群的動靜,原來他們是被派去執行「偷取野雛狗」計畫。數日後,三位青年熟練的潛入野狗谷,其中有一位最能跑的青年還背著hlama macu tnekan(小米麻糬),因為他們已對此谷勘察多日,即趁著成狗們外出掠食之際,兩位未背小米麻糬的青年趕緊下谷,各自抓起一隻雛野狗放入tokan(男用網狀背袋)中,便頭也不回的拼命往部落方向奔馳。
  背著小米麻糬的青年殿後,但他奔跑一段路後就朝不同的方向奔逃,並一路將小米麻糬拋在路上,當野狗群聽到狗娃娃的叫聲即追趕過來,沒多久就有愈來愈多的野狗向三位青年追去。由於那些小米麻糬沾過野豬的油脂,野狗即搶食著而沒有立刻追趕,野狗們不吃還好,吃了之後小米麻糬黏在牠們的牙齒上,吞也吞不下去、吐也吐不出來,為了要甩脫黏在口中的小米麻糬,便在原地打轉,餘者尚在相互爭食麻糬,似乎都忘了要搶救狗娃娃之事。三位族中青年終於將兩隻雛野狗抱回部落,這兩隻雛野狗就是我先祖們最初豢養的獵犬。
  這裡所稱的獵犬專指「臺灣土狗」,德克達雅人稱臺灣土狗為huling bale,huling指狗的統稱、bale指真正的,huling bale直譯時為「真正的狗」之意;但是huling bale在此較恰當的意義是:「指德克達雅人最初豢養的狗;對德克達雅人最有貢獻的狗或德克達雅人的狗;臺灣原住民的狗(huling Seediq)」。優良善獵的獵犬除了飼主後天的培育訓練外,一般善於犬獵(phuling)的長者們其挑選獵犬的原則大略如下:
  (1)不讓善獵的公、母狗任意與其他的狗雜交。
  (2)每當母狗分娩時第一個生出母胎者,族人們常會加以作記號;因為在族老們的經驗裡,首先生出母胎的狗娃娃幾乎都是最強健的。
  (3)選擇尾巴捲向右邊的小狗。
  (4)選擇鼻孔較寬大者,因鼻孔寛大其嗅覺愈靈敏且其續跑耐力十足。
  (5)選擇頭頂較凸者。
  (6)選擇舌葉有黑斑者。
  (7)選擇腰身緊縮者。


參考文獻一
部落耆老高德明(Siyac Nabu;民國3~85)、田來富(Ukan Siyac;民國16~96)口述。
參考文獻二
部落耆老溫克成(Tado Walis;民前1~88)口述。
 
參考文獻三
部落耆老梁昌治(Temu Losi;民國27~)口述。

關鍵字 ?萇 的延伸閱讀


本資料庫為 教育部 、原民會 版權所有
(c)2017 Ministry of Education R.O.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系統設計:法拉漢•達卡布   插圖設計:葉娥葛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