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辭條被閱讀過2437 次 ,被回應過 1
辭條名稱西拉雅語之鹿科動物詞彙
辭條族別
平埔族群   辭條主題語言文字

中文筆劃06劃    
撰  述 人 :林昌華  

西拉雅人對於鹿隻的觀察,側重於種類的不同。所收詞彙的荷蘭文翻譯,Louang可以指麋鹿、馬或牛三種動物。由於麋鹿是屬於寒帶的動物,臺灣並沒有,如果以外型來看,Lougang意指「水鹿」的可能性比較大。至於馬和牛這兩種動物則是由荷蘭人引進臺灣,根據《東印度驚奇旅行記》的記錄,荷蘭人野放數十匹馬在臺灣的田野,禁止狩獵;牛則是來自澎湖,在《熱蘭遮城日誌》1640年5月5日的記錄當中說明,由澎湖群島運送到達臺灣1200到1300頭以上的牛,這些牛成為後來臺灣水稻生產主要的勞力提供者。雖然當時在臺灣已經種植甘蔗,也有年產4000到5000擔白糖和紅糖的數量,但是水稻的生產尚不普遍。Fnang(梅花鹿)和Gwey(山羌)則是普遍出現於臺灣的田野,而成為西拉雅人獵捕的對象。
  和西拉雅人相比,法波蘭人對鹿科動物的觀察,則是著重鹿隻的性別和年齡的差異,因此顯得仔細許多。他們的詞彙如下:
  binnan(鹿,不論公母)、masorro(山羌)、sinni o binnan(母鹿)、bag o basan(成熟的公鹿)、bao binnan(一歲的鹿)、chaddoa(長短角的鹿)、masham(老公鹿)。
  法波蘭語彙中的鹿有兩種,即鹿與山羌。山羌沒有細分,但是鹿則是依照雄雌和年紀各有不同的稱呼。從這裡可以看出法波蘭人對鹿隻的瞭解相當透徹,所以他們可以一眼就看出鹿的性別和年紀。或法波蘭人是以這種知識來控制族人的狩獵數量,例如:懷胎的母鹿及幼鹿不准獵殺。所以當西拉雅地區的鹿群因為荷蘭政府和唐人毫無節制大量濫捕,資源逐漸枯竭之後,在法波蘭地區仍然擁有大量的鹿群,但是這些鹿群卻引起荷蘭人的覬覦,最後終於導致族群被征服的命運。


參考文獻一
林昌華,2009,〈追尋華武壟:以荷蘭文獻重構華武壟(Favorlang)民族誌〉,《臺灣教育史研究會通訊》63:2-11。
參考文獻二
鄭維中,2006,《製作福爾摩沙─西洋古書中的臺灣身影》。臺北:如果。
 
參考文獻三
Leonard Blusse, Ts’ao Yung-ho, De Daghregisters van het Kasteel Zeelandia, Taiwan 1629-1662( ‘s Gravenhage: Martinus Nijhoff, 1986)。
漢族paulli [男] 在 2011/12/13 的回應
題目宜改為:西拉雅語與法波蘭語之鹿科動物詞彙 
─李壬癸

關鍵字 镼踵???銋暽輻??抵?敶 的延伸閱讀


本資料庫為 教育部 、原民會 版權所有
(c)2017 Ministry of Education R.O.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系統設計:法拉漢•達卡布   插圖設計:葉娥葛絲